第六章:邊緣人格者的憤怒

你最近一次的憤怒是什麼時候呢?又為了什麼事呢?我最近的憤怒大概是看到一則又一則的虐童案,虐待手段一個比一個殘忍,為此憤憤不平。也許你的憤怒來自烏煙瘴氣的九合一選舉、僵在那裡的婆媳關係、愛追殺週報的老闆、生活習慣很差的室友,這類的憤怒來自某種情境與情節,有機會隨著解決問題,或遠離刺激源得以緩解。然而,邊緣人格者的憤怒多半與情境無關,也就是說他們的憤怒沒有明確的事件,而是人格特質的一部份,因此憤怒出現的時機更全面性。就像有些人生性樂觀或悲觀,邊緣人格者則容易憤怒。 Continue reading 第六章:邊緣人格者的憤怒

從科學角度看愛的本質

我們對「愛」的定義各有不同,甚至隨著時間與經驗的增長去調整心中的度量。然而「愛的本質」普遍一致地存在在我們的基因裡,無論生長在貧困或是富裕的條件、惡劣或是優渥的環境,「愛的本質」就鑲在小小的身軀裡,脫離母體後也跟隨著來到這世上。也就是說「愛的本質」是天生存在的,而「愛人的方式」是後天學習的。

美國心理學家哈利·哈洛(Harry F. Harlow, 1905 – 1981),曾經利用恆河猴(Rhesus Monkeys)主持過一系列的母嬰分離、依賴關係、社交分離實驗,發現愛與安全感的重要性 Continue reading 從科學角度看愛的本質

意識地圖:看見未來改變的方向

最近讀了Dr. David R. Hawkins的Power v.s Force認為他講解的方式蠻容易理解的,Dr. Hawkins製作了一張意識地圖(The Map of Consciousness)把意識狀態、情緒與行為串起來,並用能量高低排序出17個等級。他透過應用肌肉動力學(Applied Kineseology)分解出17種意識層級,每種意識狀態傳遞給肌肉的能量也不同。篤信科學的人很抗拒這類說法,姑且不論量測的科學性,這張地圖倒是能很有效地檢視心理健康,並把抽象具體化,把具像意境化。 Continue reading 意識地圖:看見未來改變的方向

放下 Letting Go

我很鼓勵人人都要有心理健康支持系統,就像是定期身體健檢一樣,心理部分也很需要被照顧。如果暫時沒有這樣的系統也無妨,試著學會有意識地觀察情緒與思緒。“Letting Go”的作者Dr. David R. Hawkins提到,一種情緒可以帶出幾百幾千條思緒,而那思緒是經年累月的產物,非一時的衝動想法,例如:小時候的創傷會讓一個人經常想起,而每次的想起搭配當下的情況會產生不同內容,這些想法產生後不會隨時間煙消雲散,而是不斷地累積最終掩蓋真實的感覺。在學會觀察自己之前,要先了解最原始的感覺都跑哪去了?了解我們處理情緒的機制更能有效地切入自我觀察。 Continue reading 放下 Letting Go

第五章:自殘與自殺,無法估量的痛

反復性的出現自殺作態、自殺威脅以及自殘行為是邊緣人格疾患的一大特徵,不僅需要外界高度重視,更要了解此類行為的動機才能真正產生共感幫助邊緣人格者。自殺與自殘是很嚴重的議題,更在邊緣人格疾患領域裡被高度討論,因為相較於其他族群的自殺比率,邊緣人格疾患發生的機率要高出50倍之多(2014, 美國物質濫用和心智健康服務局 SAMHSA)。更直白的說,自殺與自殘是邊緣人格疾患常見的特徵,將近80%的邊緣人格者有過企圖自殺的歷史,其中自殺成功率更達8~10%,相當高。 Continue reading 第五章:自殘與自殺,無法估量的痛